士多三明治

【皇叔/叔柳】君怀袖

之前参的大风的生贺本,今天解禁辽
感谢 @软软软眼镜 的邀请呀,谢谢你的喜欢
我也很喜欢你w

————————————————————
  
    
玳王景启檀三十岁时死于一场风寒。

景卫邑收到京城的信时已是那一年的深冬,窗外寒风席卷过屋檐和枯树,他手里的信纸也跟着抖动。景卫邑望着窗外,隐隐想起最后一次见启檀还是在玳王府,那时去京城没见着启赭最后一面,没想到六年后,那竟也成了另一次诀别。

他叹一口气,唤了个小丫鬟取笔墨过来想要给柳桐倚写信。丫鬟早明白他的习惯,把纸笔都一丝不苟搁好了,开始细细地研墨。他几乎每日都要给然思写一封信,大多都是日常琐事,即便有时生活平淡到无话可讲,他也要近乎无理取闹地写上那么几行,工工整整,连纸都不肯有折痕,彷如落笔的都是些极珍贵的念想。

窗外有树枝被雪压落,景卫邑立刻抬起头朝门廊深深望了一眼,可庭院里静的只听得到风声,他便慢慢扭回头来,看着崭新的信纸,一时竟不知从哪里落笔。

他想说玳王走的竟这么早,又想从当初那个脸颊还依稀见得出丰润的启檀讲起,说说他都顺走自己府里哪些宝贝。可要提笔时忽然又意识到自己漂泊多年,甚至记不得那些花纹繁复的器件都叫什么名字,说不清最后的景启檀是不是早不再是个毛毛躁躁的少年。 他就这么艰难地追忆着年轻时的岁月,直至在桌前坐到日光昏暗也没能动笔,最后只好叹一口气,把纸笔又规规整整放在了一旁。一侧身,正瞥见墙角的信纸堆,一时有些晃神——他这才发觉,经年累月积攒起来,他给柳桐倚写过的信竟堆了快有一人高。
  
这已是柳桐倚失去行踪的第三年。

   
  
老实说,景卫邑并不能记清柳桐倚走那天是怎样的景象,回想起来,那大概是个过于寻常的清晨。景卫邑只记得他在然思上马前扯过他的衣袖亲了他的嘴角,其他的琐碎日常实在难以追溯,尽管在柳桐倚离开之后他总会觉得时间漫长到逼近无限,但平凡岁月总是难以留下什么可以握紧的瞬间,景卫邑无可奈何——事实上,自从他接受了然思的消失,他常常会感觉到无可奈何,好像他前半生所有不肯细想的人间悲哀法则趁火打劫般填满了他空空荡荡的思绪。比如过去他躲得离朝廷太远,好像战争与死亡都是茶盏棋盘间几句听闻,铁马冰河人间壮阔都不曾与他相关,可如今生活踏踏实实落进了柴米油盐里,他才发觉生老病死的分量,才发觉千万平凡人家,各有各的奔波,各有各的惨烈。

可惜话本从没讲过这些。

      
  
最后一点日光从院墙外抖落,景卫邑合衣躺下,像往日一样在脑海里细细描摹然思的样子,昏昏沉沉睡去。这一晚他如愿见到了他,他们并肩站在画舫里,那时他还是怀王,他还是柳相,景卫邑也顾不得什么礼节和始末,只目光一错不错地看着他。柳桐倚一身玉色长衫站在不远处,温润又冷清,朝他淡淡行了个礼。景卫邑想要伸手去抓住他的衣袖,却怎么也追不上他,仓促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然而倒下的一瞬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钝痛,他骤然抬头,发现自己正在客船的船舱里,规规整整地仰躺在床上,然思就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和一个陌生男人讲话。他说话还是那样不急不缓的,但景卫邑怎么也听不清那些句子,只模模糊糊听得对方是个大夫,翻来覆去总是“节哀”,“命数”几个字眼。

景卫邑心中乱作一团,挣扎着想去问个清楚。但柳桐倚见他醒了,便将茶盏轻轻往旁边一放,示意大夫先出去,然后坐到了他的床边。

他想问的实在太多,此时竟一下噎住。然而柳桐倚仿若无事般敛着眉眼为他细细掖好被角,在他开口前便柔声说道,无事,睡罢。
   
   
柳桐倚在话的末了微微抬起眼睛看他一眼,很快又低落回去,他看见那一瞬间,他眼里的情绪打着转儿,盛得那么满,却没一点溢出来。他不由得愈发慌乱,骤然发觉他们之间其实不曾有过纵情妄谈生死的热烈——柳桐倚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平静自持,他有时会觉得他的然思就像是南方慈悲而柔软的早春,一眼望过去,总叫人挪不开眼睛。这种克制的哀愁让景卫邑沉溺其中,却也让他惶恐,害怕伸出手时就会发现,他们之间其实隔了一道望不到对岸的长河。

想到这里他愈发慌乱,磕磕绊绊站起身去抓然思的手,可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站在怀王府的浮廊上,柳桐倚遥遥站在那端,像是随时都会被风吹散一样,声音缥缈的快要融进河面的雾气,却明明白白道出一句——梦里何须话江南。

在这一个电光火石的瞬间,那个模糊的,拼了命也抓不到的身影卷着所有苦痛炸开,这疼是陈年旧事的号角,此刻它们汹涌而至,带着隐忍多年后竞相复苏的呼啸声。景卫邑第一次知道原来孤独也可以是刺骨的,空洞的悲凉从骨缝里钻进去,弯弯绕绕,刺得他五脏六腑生疼。他发了疯似的去找柳桐倚的身影,可情绪和岁月都破碎得看不清面目,他只好拼命蜷成一团,发出含混的呜咽声。
           
   
景卫邑猛地坐了起来。
  
     
他剧烈喘息着,看了看四周。约是五更天,空气中一片死寂,他踉跄着站起来把屋子里所有的蜡烛都点亮,才在椅子里坐下,抬手揉了一把脸,竟发觉蹭了一手的眼泪。他静静坐在那里,等那一阵恍如隔世的心悸过去后,突然生出莫名的冲动,凑过去看那一叠信纸。蜡烛的倒影摇摇晃晃落在纸上,字迹于是洇成一滩,纷纷铺成陈年的故事。景卫邑就在这样暖融融的空气中看见这些故事飘出发黄的纸页,在他面前形成幻影。这一页上是他们的初遇,他偷偷望向那个长身玉立的少年,却不知在他转身后那少年也曾回眸长长凝望过他 ; 那一页上是柳桐倚不理会他的调戏,他只顾着伤神,却没注意他的然思脸颊飞红,不知所措地别开头,手指却还无声无息牵住他的衣角。景卫邑一页一页翻过去,一点一点意识到他到底错过了多少细腻情事。他在帝王将相间过早学会了情深不寿,可生活除却无可奈何之外,也终究剥去他的固执和惶恐,岁月洗练过后,到底是只余下了赤裸裸的深情。

他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心底空空茫茫,像是烈火燃尽后的通达。
      

他决定去找他。

去边关,去京城,去胡人的集市,去所有他听闻或是未曾听闻的地方。

那一年的正月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一只归来的驼队和他在大漠深处擦肩而过。那时景卫邑迎着漫天风沙,忽的想到一出折子戏,离家的男人哑着嗓子唱,何处菱歌,唤起江湖。他没听过菱歌,也没见过江南采菱的姑娘,可他见过最好的一朵紫薇花,从朝堂到市井,从对岸到身侧,满满当当开遍了他这一生。

景卫邑想到这里,嘴角便不自觉挂上了笑。

    
若君有知,余生亦当怀袖罢。
     
    
END.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转了两圈,点击发送,心里出乎意料的平静。

或许是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太久,他觉得自己和对方的面目都显得十分陌生,好像照片阻隔了时间,从前的眷恋温柔跌宕都历历在目却看得见摸不着,心里空旷成一片荒原。

   

Shinji不想问他过得好不好,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问题对于他们之间来说有些过于残忍了。在感情方面他虽然心疼他们的队长,但也羡慕他明亮又决绝,好像永远发着光。而他逐渐陷入沉郁中去了,不过也还好,很多事情都是说起来难过,而事实上他总是足够坚强,比如对于衰老和离别的坦然。所以如今他也能坦然面对自己不断怀念过去的事实,称不上哀愁,只是有时觉得寂寞。

他想他还在这里就好了,但是这样的一天终于平淡逝去,一切停留在一条ins,一句“生日快乐”和“谢谢你”,后面还有更显得寂寞的emoji图案。远处传来年轻人的喧哗声,好像永远不知疲倦,铺天席地是无处安放的荷尔蒙。

生日快乐。Shinji站在窗边小声说,用的是蹩脚的德语。生日快乐,他说,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而夜晚终于还是来临了。

 

  

   

  

 

——————————

死亡级ooc

川儿祝豆干生日快乐了,我五味杂陈

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以后了吧。

【水托】此间巡游 02

  
点击tag获得全文
 

02
  
塞尔吉奥回到家里,在沙发上换了五个姿势,在客厅走了八圈,最后在床上翻滚了十分钟之后终于决定给费尔南多打电话。

事实再荒谬也要面对,他塞尔吉奥拉莫斯实在做不到事后装作没发生一样,两个人心照不宣继续称兄道弟。他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可能面对的情况,显然没有一种不是腥风血雨。他恨恨地拍了下额头,咬了咬牙,翻出手机开始给费尔南多打电话,心跳响得快要盖过电话里无比漫长的机械音。

半分钟过去,一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塞尔吉奥精心酝酿的道歉依然没有说出口——电话始终是无人接听状态,他打给马竞他还较为熟悉的朋友,也没有人知道费尔南多的具体情况,都只模模糊糊记得队长把他送回了家。塞尔吉奥的心在一次又一次的无人接听里被担忧越攥越紧,心里不由得产生了各种让他坐立不安的猜测。

  

   

费尔南多仿佛听到什么响动,但是他整个人都浸在水里,模模糊糊听不真切。他叹了口气,一串气泡争先恐后浮上了水面,在浴缸里撞出咕噜噜的回音。

他无比希望一切都没发生,也将不会有任何事发生。他把自己隔绝进水里,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恢复一点力气来面对这些事。

等他的疲惫终于缓了过来,费尔南多从水里坐起身子。浴室里静悄悄的,只有水滴从发尾滴落掉进水里的声音。他摇了摇头,只当刚刚是自己的错觉。

慌乱。

由陌生的快感和恐惧引发的慌乱。

费尔南多用力地把身体擦干,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身体——每一块肌肉,每一处线条都是熟悉的样子,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身体的某处发生了看似细微但充满危险隐喻的变化,他摸不到头绪,但是问题已经初现端倪。然而此时的费尔南多实在没有力气多想,这个混乱的晚上让他疲于应对,他换上睡衣扑到了床上,很快陷入深眠。

  

  

在挂断第十七次无人接听的电话后,塞尔吉奥终于一把抓起外套,夺门而出。马德里的深夜静谧无人,往日的塞尔吉奥只会赞叹难得畅通无阻的交通,可现在他只觉得每一寸安静都重重压在他的神经上,刚刚那些狂热行为和复杂的情绪,通通都被抛在疾驰的车尾后了。在无比漫长的行驶后终于到达费尔南多的住所,他将车随手扔在楼下,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门口,连门铃都顾不得按,只用手拼了命地去敲门。所幸没一会儿门就被人打开,门里门外两个人四目相对——

  

塞尔吉奥:“你没事吧?”

费尔南多:“你还好吧?”

   

……

费尔南多起身的有些着急,头发还乱着,本就容易泛红的脸上不出意料地透着红晕。塞尔吉奥看着他的脸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好慌乱地低下头,然而这个角度刚刚好能看到费尔南多的睡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锁骨美好的线条展露无遗。塞尔吉奥开始觉得口干舌燥了,呼吸也有急促起来的征兆。这不正常。塞尔吉奥简直要开始头疼了,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他真的不是个看到肉体就会见色起意的人…好吧虽然眼前的肉体过于诱人了一点,但至少自己也从来不会对队友满脑子黄色废料吧?
 
塞尔吉奥脑子里乱成一团,最终还是费尔南多先开了口。

“要不,先进来坐吧。”

没有什么情绪,语气也不知是疲惫还是疏离,透着一股陌生感。这句话适时地浇灭了塞尔吉奥刚刚心里不知来由的火焰。他轻轻甩了甩头,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恢复了平常的神色。“不用了,你一直不接电话,我就来…看看你的情况。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费尔南多也没多说什么,看起来似乎还没从睡眠状态中彻底挣脱,迷迷糊糊点了点头,一边往回走一边抬起手揉眼睛。塞尔吉奥呆愣愣站在那儿看着他,心口软的一塌糊涂。他什么也不想管了,心里除了眼前的人什么也装不下。此前的许多年他从来没体会过这样的情动,欲望冲动呼啸而来,彻底淹没了他。塞尔吉奥深吸一口气,一步跨进门里近乎粗暴地拽住费尔南多的手腕,将他拖进卧室扔在床上。

链接

塞尔吉奥在余韵里卸了力,翻身躺在费尔南多的身侧。等费尔南多终于平复了呼吸,两个人面对面躺着,视线牵连在一起,却知道不可避免的时刻总会来临。人的情绪实在奇怪,明明身体表达的一览无余,可诉诸语言反而就变得苍白又复杂。兜兜转转互相猜疑,越是在意越是要绕无数个弯。

   

最后还是塞尔吉奥先开了口。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不是我们的最后一次。”

炮友就炮友吧,他想。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再多错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眼前的人。费尔南多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因为疲惫半闭着眼睛,因此也看不出情绪。他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

好了好了我更了!败给你们辞老师狂轰滥炸式的催更了(围笑

下一章可以去催你们辞老师 @沽欢 了,快落

嘤!!!

joyzou:

古教练逆生长

j.防偷窥.m.防三次元入侵.Gutiii:

玩上瘾是一个吃醋狼崽故意挑衅傲娇狼爹在心里默默吐槽幼稚鬼的故事(/▽\)




水软的黑道au了解一下吗朋友们!
好嗑啊!!!
有没有哪位太太...(发出渴望的声音)

【豆腐丝】漫长故事

PWP,一发完
被屏了
还是乖乖走外链吧

【链接在评论里】

“莱万忽然在电视上看见了他的背影。

他不用任何思考就能辨认出这是马尔科,因为曾经那个人总会这样俯在他身前,在沙发,地毯,浴室,当然更多时候是在他们柔软的床上。每次到最后马尔科都会跪不住瘫倒在他的怀里,气鼓鼓瞪他一眼,然后别过头去不肯理他。

莱万没有开灯,电视画面很快切换到另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屏幕上的光落进他的眼睛,在一片漆黑里影影绰绰,最终变得晦暗不明。很久以来他其实不常想起他们分手的时刻——莱万多夫斯基总是向前看的,他对自己或者命运都有一种残酷的坦然。只是这一刻他突然疯狂地怀念他,怀念他身体的温度,嘴唇的触感和柔软的笑,湿漉漉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抖动的阴影,怀念他以这样的姿势被自己压在身下,昭告着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对马尔科罗伊斯充满爱欲的占有。

莱万叹了口气,关掉了电视。他在骤然的安静里笑了笑,好像这样的结局是似曾相识的仓促直白,爱恨情欲,最后终于都寂静无声。”

【学霸软】国家队赛后故事

PWP,一发完
图片在我lof上一篇
世界杯决赛赛后好像并不是很适合做点什么运动...就给魔改成普通的国家队比赛了,大家就当是平行世界吧×

【链接在评论里】

又双叒换了新链,希望大家抓紧上车(跑路

又是和 @糖豆森夫人 激情搞软的一个晚上
对着一张图瞬间脑了一万字
唉,莫德里奇真是一个能让我瞬间@#-.c:*!_+#^/%的男人

"do your thing our captain."
...很好,这很查理